平湖在线


广告合作:0573-85556666
  • 2234阅读
  • 0回复

这个被逐出豪门的超级富二代,曾经领衔了香港第一狗血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920
金钱
1212
威望
173
注册时间
2008-08-02
最后登录
2016-08-26
微信分享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8-11-08 08:56:38
 
11月2日,香港新鸿基地产前主席郭炳湘出殡,这原本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郭氏家族丧事,却因为几位郭氏成员缺席而显得落寞。

家族掌门人郭母邝肖卿、在狱中服刑的二弟郭炳江均没有出席。
只有三弟郭炳联在主持大局,这个曾经和大哥争夺家族产业控制权的三弟表情复杂,自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尽管前来送郭炳湘最后一程的好友全是重量级人物,如刘銮雄、霍震霆、李泽钜、霍启刚等,但依旧掩盖不住郭炳湘略微失意的人生。




郭炳湘曾经是新鸿基的太子、接班人,因为极其戏剧性的故事而被踢出剧,他领衔的香港新鸿基郭氏兄弟狗血大戏,是香港众多豪门故事里最精彩的一个,错过它就太可惜了。

新鸿基地产,香港最知名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新鸿基创始人郭得胜和李嘉诚、李兆基、郑裕彤并称为香港四大家族。
郭得胜和妻子邝肖卿白手起家,成功打造了一个房地产家族企业,当郭得胜在1990年去世时,新鸿基地产已经是香港数一数二的大财团。
作为富二代,郭得胜的三个儿子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联是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他们均毕业于外国名校,而作为长子的郭炳湘弟弟们几岁,早已经被父亲长期培养作为新鸿基的接班人。郭炳湘也不负期望,认真和父亲学习经营。
郭得胜1989年退居二线,39岁的长子郭炳湘带着两个弟弟接手企业,到了1990年郭得胜去世,这家巨无霸公司实现了平稳过度,到了1992年新鸿基的市值还超越了李嘉诚的长江实业,真是后生可畏。

如果故事如此一帆风顺,也就没什么豪门狗血大戏了,郭炳湘将继续掌舵新鸿基,像他的父亲那样在家族企业奋斗到老,不会有后来另立门户的后话。
一艘平稳的大船,只有在受到外力施加的时候,才会对船舱内部产生影响,才会产生链式反应,在这台大戏里,外力是破坏平衡的最重要因素。
张子强,一个曾经让香港富豪闻风丧胆的名字,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他在香港制造了多起绑架案,香港超级富豪纷纷中招。首先被绑架的是李嘉诚长子李泽钜,张子强成功拿到了10.38亿赎金。

尝到绑架富豪所带来的甜头,张子强决定如法炮制,当时富豪榜排行第二的富豪是郭炳湘,命运的指针终于指向了他。在1997年9月29日下午,下班途中的郭炳湘,被一把AK47顶在了脑门上,这一刻开始了充满噩梦的七天。
然而张子强却打错了算盘,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花了1天就让李泽钜屈服,却在郭炳湘身上花了7天。郭炳湘性格彪悍拒不合作,不肯打电话回家传信,张子强用了四天时间才让他求饶。四天后被狠狠折磨了一番的郭炳湘被迫向家人求救,请求付赎金救人。
和李泽楷的放盘价一样,张子强开口要20亿,但是对于郭老太和两个儿子们而言,这个数字实在太夸张,加上家族信托基金的限制,这笔赎金被讨论来讨论去,没有一个迅速的解决方案出炉。在这里很多人比较了李嘉诚的做法,不惜成本、在讲价后迅速答应对方的要求。情急之下的郭炳湘太太李天颖,为了丈夫的安危单刀赴会,和张子强谈判,最后把赎金压低到了6亿。
这个故事曾经在香港多部电影中被体现




从现在回头看,郭炳湘如果一开始就答应给对方10亿,他的故事也许就会被改变。他无需被折磨出严重的心理创伤,也不会因此埋下和家族反目的伏笔,更不会在后来出走新地另立门户,成为家族的弃子。
但历史往往就是这样的巧合,郭炳湘的命运在张子强闯入眼前的那一刻已经被做了全盘修改。

做了新地6年主席的郭炳湘第一次遇到了大风大浪,经历绑架事件后,郭炳湘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工作上很犹疑、不能集中精神开会,开会时就睡觉,很担心自己的安全,拒绝与人交流,更不准家人提起绑架事件,又不肯求医。
他不得不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去疗愈这段心理创伤,但他的记忆里却始终抹不去这七天折磨的恐惧,以及家人营救不力的愤恨。而平衡就此打破,一个企业在领导人缺席的真空期,就会产生权力流转,二弟三弟开始接手企业核心管理权。后来当他重返新地,已经发觉了微妙的改版。

这是郭炳湘事业转折的开始,也是他一段新感情的开端。
机缘巧合之下,低潮期的郭炳湘认识了女律师唐锦馨。

这位唐锦馨是太太李天颖好友,后来李天颖将其介绍给郭炳湘。

郭炳湘李天颖
唐锦馨的父亲是香港机器大王唐全,也是不可小觑的大世家。唐锦馨还比郭炳湘大三岁,当她和郭炳湘走得越近,就越得到他的好感,在郭炳湘创伤恢复期,陪伴最多的不是太太而是唐锦馨。

当郭炳湘深陷其中,自然逃不过郭氏家族众人的眼光,在家族成员看来,这位外人不仅入侵了郭炳湘的感情,未来也可能入侵郭氏家族,这对于一个家族的稳定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危险。
作为家族的大长老,郭老太邝肖卿自然要敲打长子。

2002年10月16日晚上,在香港的郭家大宅里,一场鸿门宴正在上演,郭老太召集了三名儿子回家聚餐。在这场家族餐会上,郭老太携二子三子终于第一次开诚布公地和郭炳湘谈判。

这场谈判卓有成效,郭老太赢得很彻底。郭老太在众人见证之下让郭炳湘立下了一张家规。口说无凭字据为证,这张家规的复印版后来流出,实在值得一看。
我们可以想象当时是怎样的一番情景,一人执笔,邝肖卿口述,其他人补充,家规中有个别地方涂改及补充,力求字句表达清晰无误。

这张写着2002年10月16日的笔记页,用手写字列举了11条郭炳湘不能违反的规矩。包括“IDA(唐锦馨)及子女不能参与公司管理”、“IDA不能成为你的妻子”、“不能和Wendy(李天颖)离婚”“财产只传子女”这几条最重要的要求,彻底约束郭炳江的大框架就此形成。
除此之外,家规也试图堵住各种漏洞,连“IDA不能被称郭太”、“IDA不能在新鸿基吃饭、不准进入帝苑酒店及两个办公室”等非常细节的要求都被写清楚,无疑,这是要最大程度削弱唐锦馨在新地的影响力。
末尾还强调了生效日期:即使妈不在了也一样有效。另外签名很有意思,郭邝肖卿率二子三子把名字签在左边,被孤立的郭炳湘签在了右边。
没有冗长的法律文件,没有律师或者其他公证,这一张充满江湖味的简陋契约维系了香港最大家族的稳定。它无疑是有效的,它暂时平息了家族内部的分歧,虽然唐锦馨依旧是郭炳湘的红颜知己,但她已经被排除在家族企业之外,作为交换,郭炳湘得以作为核心之一继续参与新地的领导。

经过这一场君子协议之后,郭氏三兄弟继续三合一亮相外界。
但契约的有效期显然很短,2007年,郭氏兄弟在内部的权力架构里摩擦渐多,而郭炳湘也违背了02年立下的契约,试图安排唐锦馨进入公司董事局,这就是彻底撕毁02契约的表现了。
2008年2月,郭炳湘的权力被剥夺,他被指患有“狂躁抑郁症”而不能继续履行职责,需要即刻休假,而出具医学证明的美国医生正是弟弟们请来的。但郭炳湘并没有就此被摆布,而是请来香港一流的医学专家证明自己身体状况良好。
但一人难敌家族,郭老太再次出手,这一次再也不是好商好量,而是直接罢免了郭炳湘的董事局主席身份,为了稳定军心,郭老太自己出任主席,而郭炳江和郭炳联则任联席主席。
这一出戏当时震惊了全香港人,新鸿基地产的家族权力争斗戏成了TVB之外最精彩的连续剧。外人看热闹,而对于郭炳湘的那些世交叔父们,则私下劝告郭炳湘,比如赌王何鸿燊就透露过会“轻轻劝劝他”。历来爱说大实话的赌王被记者问到郭炳湘“不爱江山爱美人”,就毫不客气地说“那个不是美人,看过照片都知道他大近视啦……” 擅长调解家庭矛盾的何鸿燊还建议,郭炳湘要好好跟两个弟弟相处,红颜知己就自己给她钱够啦!

至此,郭炳湘出走新地自立门户,但大戏还没完。被清理出门户的郭炳湘为了复仇选择了剑走偏锋,检举兄弟的商业违法行为。
2010年郭炳湘向法院上诉,质疑新地在处理一桩地皮业务时涉嫌利益输送,并且向廉政公署提供了相关证据,幕后人员涉及郭炳江以及香港公积金管理局前行政总监许仕仁等前高官。

其实这次检举之前,曾经有过一次转机,可惜郭炳江没有重视,最后中了牢狱之灾。在郭炳湘向廉署举报前一个星期,曾有政商界大佬摆和头酒,预告将有举报一事,希望以此让兄弟坐下来再谈一谈,但郭炳江和弟弟觉得郭炳湘自己也牵涉其中,一定不敢这么蛮干,然而这两个人还是低估了哥哥复仇的决心,他宁可转为污点证人也想要拉兄弟下马。

开弓没有回头箭,郭炳湘的举报引爆了一个超级炸弹,郭炳江再怎么努力也挽不回这个局面了。2014年12月,这起香港“世纪贪腐案”正式宣判。许仕仁被判7年,郭炳江被判5年,另有两名新地执行董事被判入狱。

在这场豪门兄弟火并里,最受打击的无疑是郭老太邝肖卿,2012年还被气到高血压入院治疗。“团结”是郭家最重要的家训,但如今已经分崩离析,新地这个几代人苦心经营起来的帝国风雨飘摇。邝肖卿在2013年家族争斗最白热化的时刻祭出了最后的王牌,新地股权。

郭得胜去世后,郭氏家族持有的43.43%新鸿基股份,一直由家族信托基金持有,其中郭老太为最大受益人,2013年11月底,郭邝肖卿将所持约12.64%的新地股份,平分给两个儿子——新鸿基联席主席郭炳江和郭炳联。这一次财产分配没有郭炳湘的份。
郭老太一如当年丈夫的做法,对长子实行经济封锁,这一招似乎奏效了。邝肖卿于2014年1月27日减持新地1.73亿股,其持股比例由31.32%降至24.93%。同日,郭炳湘增持1.73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由0.82%增至7.21%。
同时,郭炳湘也作出妥协,放弃了在新鸿基的权力之争。新鸿基地产董事会宣布,郭炳湘辞任公司非执行董事,以及郭炳湘已确认与新鸿基地产董事局无意间分歧。
也许是另一场鸿门宴,也许写下了新的一张家规,总之双方在外界看来达成了一种协议,郭氏家族内部的火并就此告一段落。

被逐出家门的郭炳湘这两年来继续打拼自己的事业,然而在2018年却倒在了事业的蓝图前。他另立门户创办了“帝国集团”,名字已经可以看到他的野心:离开新鸿基这艘巨无霸航母,他要再造一个帝国,如今却已经清零,也许对于这个富二代来说,这一生还没好好回味,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义。